寧靜小說 > 廢物皇子為何要逼我做皇帝 > 第1170章 天狼人的內憂
    終于。

    夏天開口道:“孤決定用龍血為藥引,為你配專藥治療!”

    “若治療不好,若你以后不能生兒育女,孤就讓他們多生幾個孩子拜你為義父,保證讓你享受到天倫之樂!”

    “如何?”

    “謝殿下!”

    那個傷了命根子的傷兵道:“那末將就監督他們多生幾個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”

    眾重傷員不顧傷痛,一個比一個笑得猥瑣!

    夏天一揮手,夏醫仙率領醫護營的軍醫們開始給重傷員療傷,這次沒被拒絕,個個都配合!

    一個時辰后。

    白鳳走入醫護營帳道:“殿下,黑龍主動獻了一桶龍血,已經送到醫護營!”

    “哈!”

    夏天溫和一笑:“將龍血交給醫仙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還有,白總管押運糧草而來,正在城樓上等殿下,說是有重要軍情匯報!”

    這時。

    夏醫仙走過來道:“殿下,如今有龍血入藥,這些家伙也愿意配合治療,醫仙定讓他們生命無憂,您放心去處理軍情吧!”

    重傷員們紛紛道:“殿下,我們保證配合醫護營療傷,您去忙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夏天也不矯情:“好好配合治療,孤要你們好好活著,將來見證大夏盛世!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眾重傷員均認真回應:“請殿下放心!”

    然后。

    夏天才回到城樓上。

    只見小白一身戎裝風塵仆仆,看著夏天嫣然一笑:“小白參見殿下!”

    夏天親手扶起道道:“你辛苦了!”

    “不辛苦!”

    小白指著城后的車隊道:“殿下,這次送來的糧草都是二王爺、三王爺、五王爺捐贈,夠我們的大軍吃一個月!”

    夏天臉色一黯:“我們傷亡一半,這些糧食夠大軍吃兩個月了!”

    “殿下”

    看著夏天難過,小白有些心痛:“殿下,天狼軍原是天下第一強軍,我荒州軍乃是以前天下人認為的弱軍,您能率領他們擋住百萬天狼大軍的攻擊,能夠以少抗多,能夠以弱勝強,已是做到極處,無需自責!”

    “請殿下試想一下,若沒有這些犧牲任由天狼大軍殺入荒州,若任由這些強盜殺入大夏,死的人就不止荒州軍這十多萬人,而是大夏的億萬子民!”

    “你說呢?”

    夏天收拾起情緒,頷首道:“他們是大夏的英雄,是我們的英雄,你回去清點荒州王府的財物,準備好撫恤金,戰后就發放到他們家人的手中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還有,記錄犧牲將士的姓名,不得遺漏,去年涌入荒州的孤兒眾多,給那些沒兒沒女的烈士挑選好繼承人,繼承他們的姓氏,不能斷了他的香火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小白領命后才道:“殿下,二王爺、三王爺、五王爺說,這是他們能籌集的最后一批軍糧,請殿下速戰速決!”

    “同時,蘇琪右相來信也說國庫告急,還請殿下速戰速決!”

    “若這仗再打下去,今年大夏會爆發更大規模的饑荒!”

    “孤知道!”

    夏天心中有數:“回去告訴他們,決戰時刻即將到來,我們能贏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這時,小白遞上兩封密信:“一封是王妃的,一封是杜月兒采買使的!”

    夏天打開一看,信中言簡意賅,大意是:君只管在前方作戰,妾身定在后方全力支持,同生共死!

    夜色,如期而至。

    另一邊。

    天狼大軍的金帳中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”

    此時,只見天狼大帝不顧形象,披頭散發的在天狼眾將面前砸東西,滿臉憤怒的吼問:“你們告訴朕,狼神受了那么重的傷,是怎么跑去天狼都城串聯狼神殿余孽的?是怎么發動暴動的?”

    “說啊?”

    天狼眾將一個個拉耷著腦袋,眼觀鼻、鼻觀心,不敢面對天狼大帝的憤怒雙眼!

    天狼大帝怒氣更盛:“朵兒,你最近在殿前負責帝國情報,你說說究竟是誰幫了狼神?”

    “是大夏太子夏天!”

    從未見過天狼大帝如此失態,呼延朵兒嚇得臉色蒼白:“根據天狼諜報司的反推來看,狼神逃入陰山后被大夏太子所救,并幫其療傷,救他的條件就應該是讓狼神去我天狼帝國的都城發動暴亂,逼迫我們撤軍!”

    “大夏公主司馬梅就是他去都城發動暴亂的助手!”

    “當初大夏公主司馬梅失蹤,我們之所以一直找不到人,就是因為她去了帝國的都城!”

    天狼大帝咆哮道:“那你告訴朕那些跟隨狼神暴亂的兵馬從何而來?”

    “狼神殿的死忠份子不是都清理干凈了嗎?”

    “這些人究竟是從何而來?”

    呼延朵兒搖頭:“兒臣已派人追查,不久后定出答案!”

    此時。

    天狼大帝感覺腦門中的青筋突突亂跳,頭疼萬分的問:“這一次十日攻城戰,我們損失了多少人馬?”

    呼延朵兒連忙回答:“死了十萬,重傷二十五萬左右!”

    “為何沒有輕傷員?”

    “因為輕傷員都被荒州軍捅成了重傷員!”

    呼延朵兒臉色凝重:“父皇,如今重傷員眾多,我們照顧傷員的人手緊缺,藥物緊缺,糧食也緊缺,這仗若再打下去,若再拿不下陰山城,我們就會陷入最危險境地,可能會大敗!”

    “若敗”

    呼延朵兒的話未說完,天狼大帝已經感覺到無邊壓力,喘著粗氣問:“這次十日攻城也讓荒州軍死傷慘重吧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兒臣估計他們死傷上十萬!”

    天狼大帝眼神一亮,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,雙眼赤紅的問:“大夏荒州軍數量本就不多,傷亡十萬之數,是否意味著他們已經無力再戰?”

    “是否意味著只要我們再猛攻一把就能取勝?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呼延朵兒給他潑了一瓢冷水:“兒臣了解夏天,他定還藏著一支預備隊,就等我們再次猛攻,將我們徹底打敗!”

    天狼大帝感覺腦門更痛了幾分。

    他更加暴躁,怒吼道:“那小子哪來這么多軍隊?”

    “你們說啊哪來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