寧靜小說 >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無刪減完整版 > 第六十一章 壞了大事(求推薦票)
    余則成本身就是個很謹慎的人,當他發現有一棵樹倒下橫在路上時,就已經察覺到不對勁,這場景讓他莫名覺得有些熟悉,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陸橋山罵罵咧咧下車時,他剛要開口阻止,但就在這時,槍響了。

    兩人對槍的聲音都格外敏感,一聽到槍聲,都嚇得一縮脖子。這個時候陸橋山還是懵的,但余則成卻一個機靈反應過來了。

    他想起自己這種熟悉和不安的感覺從何而來了!

    42年時,那時他還只是軍統重慶站行動處的一個小職員,他受命去南京鏟除投靠日本人的叛徒李海峰。他動手時,也是在李海峰上班的必經之路上用一根木頭阻斷公路,然后殺了李海峰。

    眼前這一幕,簡直和他所經歷的如出一轍!

    余則成瞬間只覺一股寒氣從尾椎骨直充頭頂!

    他不知道為什么外面的殺手這一槍什么也沒打到,不過他知道,如果車停在這里,就是個死!

    逃!

    余則成掛擋,猛踩油門,咬牙向前沖去。

    他的臉上凈是瘋狂之色,表情因生死危機而變得狠戾而猙獰。

    汽車發出低沉而劇烈的咆哮,猛地竄出去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車撞在橫在馬路上的樹上,擋風玻璃瞬間碎裂,樹枝直接戳到車里,好在余則成和陸橋山斗盡量縮著身子,才沒有被樹枝戳穿身體。

    汽車“吭哧哧”顛簸了幾下,但余則成死死把著方向盤,沒有讓車子沖進水里,劃了幾個“S”后,汽車再度加快速度,揚長而去。

    路邊,陸恒埋伏在草叢里,用槍口對著汽車離去的方向,卻遲遲沒有開槍。

    他的臉色陰沉至極,狠狠捶了一下草地,爬起來向對面走去。

    他走的速度非常快,盡量壓抑著心中的怒火,他想不通為什么左藍會故意示警,讓陸橋山逃離。

    是因為余則成嗎?

    剛才那一槍,左藍是對天開的!

    正因為如此,余則成他們很快做出反應,都沒給陸恒再開槍的機會。他又不能直接沖上去殺陸橋山,那會讓余則成看到自己的臉,除非他殺余則成滅口,否則,后果比現在這種情況還要嚴重。

    路過左藍狙擊地點時,左藍正拿著槍站在原地,她臉色也很嚴肅,一見何邪立刻質問道:“你為什么對我隱瞞余則成也在車上?”

    “閉嘴!”何邪憤怒指著左藍大吼,“我現在一個字也不想聽你說!”

    左藍壞了何邪的大事!

    何邪這次計劃的野心很大,他同時對付吳敬中、陸橋山和余則成三個人。關于后兩者的計劃已經成功,而關于吳敬中,計劃的關鍵就在于能不能殺了陸橋山,栽贓給吳敬中!

    原本,陸橋山一死,吳敬中會替他背這口黑鍋,徹底惡了保密局高層,天津站接二連三出事,也會讓高層對吳敬中不滿,質疑他的能力,從而讓空缺的副站長提前選出,何邪想要的就是這個副站長職位。

    只要他能坐上副站長的位置,他將面對的是一個威望大失的吳敬中,只要他稍施手段,就能徹底架空吳敬中,把天津站變成自己的地盤。

    但副站長的職位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拿到的。這不但需要吳敬中本人的推薦,還需要保密局高層的認可。

    吳敬中這邊倒還好說,在陸橋山被驅逐,余則成有共黨嫌疑的情況下,何邪是他唯一的選擇。但保密局高層那邊就不好說了,何邪沒有任何背景,而且資歷不深,他的晉升十有八九會卡在這一層面。

    到時候,高層很可能會空降一個副站長過來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何邪之前那通打給“毛老哥”的電話,就會起到極其關鍵的作用。

    這個“毛老哥”本名毛森,是保密局局長毛人鳳的親侄子。何邪和這個人在重慶相識,說過幾句話,算是認識了。

    何邪早在重慶見這個人時,就有了今天的謀劃。因為在李涯的記憶中,此人背景深厚,官路亨通,尤其是目前,毛森手里有一件可以“上達天聽”的大案在等著他去破。

    這件案子使得毛森名利雙收,直接連升三級不說,還大發了一筆橫財。

    只是,目前毛森還在苦苦搜尋這件大案的線索,摸不到任何頭緒。

    而陸恒打這個電話的目的,就是通過李涯的記憶,告訴毛森正確而關鍵的線索,從而獲得毛森的支持,讓他在高層為自己說話,拿到副站長這個職位!

    這件案子是這樣的,上海民族資本家、“棉紗、面粉大王”榮德生外出途中遭綁匪綁架,這個榮德生名聲很大,即使是在海外也很有名,消息一傳出,立刻中外紛傳,輿論大嘩。

    常申凱大為震怒,嚴令徹查此案,嚴懲真兇,殺一儆百,絕不姑息。經過高層會議商討,最終毛森得到了這個難得的露臉機會。

    可惜,毛森一趕到上海,還沒來得及部署就得到消息,榮德生已被家人以50萬元美金贖出來了。

    這簡直就是晴天霹靂!

    因為這就意味著,拿到錢的綁匪很可能會立刻遠走高飛,而委員長的命令是“嚴懲真兇,殺一儆百”,如果綁匪跑了,還怎么嚴懲真兇?

    那樣一來,套用吳敬中的一句話,毛森這回臉沒露,倒是把屁股露出來了。

    毛森自然不甘心,他下決心要捉拿綁匪,可是,綁匪很謹慎,根本沒留下任何有用的線索。

    如今的毛森正焦頭爛額,天天沒頭蒼蠅般穿梭在上海每一條街道小巷,卻依然一無所獲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何邪打電話過去了,告訴他有綁匪的線索,毛森怎能不抓住這最后的救命稻草?

    這件事后來鬧得沸沸揚揚,各道報紙爭相報道,通過李涯的記憶,何邪當然知道真兇是誰。

    這是一起典型的“以官為匪”的惡劣案件,造成的影響特別壞,綁匪的真正身份,是淞滬警備司令部中校警衛隊長王晉唐。

    按照原先歷史的軌跡,毛森是在半年后才在無意中發現真兇的線索,破獲了此案。但案子拖了半年,可想而知毛森這期間承受了多么巨大的壓力?

    當然,何邪肯定不能篤定地說王晉唐就是真兇,他只是對毛森說,聽上海的朋友說這個王晉唐大發了一筆橫財,突然變得闊綽起來,又聽說你毛老哥在破這個案子,我李涯覺得這是一條關鍵線索云云。

    毛森如今最渴望的就是線索,更別說這就是案子的真相。一旦他破了這個案子,完全可以想象他對何邪會有多感激?而只是向他的叔叔推薦一個副站長的位置,這對毛森來說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。

    這樣一來,何邪的副站長就穩了。

    可是,何邪計劃好了一切,唯獨沒想到左藍會在這時臨陣退縮。

    她不但壞了何邪的大事,還讓何邪徹底陷入危機之中!